那时我和女友才相好不久,还算是「地下情人」, 因为还没有告诉别人她家里人也不知道。 我们那晚去看电影,十一点多才送她回家,我们走到她家附近的街头就停下来, 她带着少女矜持的腼腆说: 「不要再送我 这里很多熟人给人家看到就不好了。 」说完就拉着我的手,轻轻快速地在我脸颊上吻一下, 说: 「拜拜!」我还和她来一下吻别她已经轻快地向横街里拐个弯走去。 那时我们正在热恋中,每次送她回家时我都有点舍不得, 都会偷偷跟着她目送她上楼,那次也不例外。 但那次我看到那横街里还有个醉汉,手里拿着一瓶酒, 身体摇摇晃晃朝我女友那方向走来。 我女友也看到他,却没有惊慌, 反而打个招唿说: 「添福叔, 你还在喝酒吗」我也听女友说过这个酒鬼邻居 才四十多岁却死了老婆,每晚下班都喝得醉昏昏。 那个添福叔却走到我女友身边,手搭在她肩上, 说: 「小妹妹你真漂亮,陪添福叔喝一口酒吧!」我女友想要推开他, 说: 「添福叔你喝醉了,我是少霞,住在你楼下那个霞妹妹。 」添福叔醉薰薰说: 「我知道你是霞妹妹, 添福叔今晚不高兴你就陪添福叔喝一口酒吧!你也已经长大了……」说着, 他那搭在我女友肩上的手突然摸一下她的胸脯 口中喃喃地说: 「真得长大了……」我女友吓了一跳 忙推开他的手说: 「好吧好吧,添福叔, 我就陪你喝一口酒你快放开我吧!」我跟在他们后面, 不知道要不要上去帮我女友。 她还不让别人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如果这时突然冲上去拉开那个添福叔, 说不定她还会恼我呢!添福叔说: 「那你张开嘴。 」我女友稍稍擡起头,微微张开小嘴巴,我想她和我一样, 想那添福叔会从酒瓶里倒一口啤酒给她但那添福叔却自己仰起头, 喝了一大口的啤酒然后把我女友的肩膀一抱, 对着我女友的小嘴压上去把啤酒从他嘴里灌进我女友嘴里。 我在一边看呆了,添福叔这样叫我女友「喝一口」酒, 简直是在强吻她我女友也呆了一阵子,任他亲吻她的嘴巴, 才开始发出「唔唔唔」的抗议声挣扎起来。 良久,添福叔才放开我女友,她本来还想要骂他, 他却很咀丧地低下头说: 「对不起霞妹妹, 我老婆死了 我很久没有女人陪我……」我女友说: 「嗯, 添福叔你也别太伤心。 」她被这个添福叔强吻了之后, 反而要安慰他呢!添福叔仍然把手搭在我女友的肩上说: 「霞小妹, 你真好。 我送你上楼吧,这里近来治安好像不太好,你这么晚才回家, 万一碰上色狼就不好了。 」我女友说: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添福叔说: 「别客气嘛,我们反正住楼上楼下嘛。 」说完就继续把手搭着我女友的肩,走进公寓里。 我女友家那时住的就是这种三层高旧公寓的三楼, 这种公寓都是开放式的没有管理员,甚么人都可以随便进去, 确实治安不太好 但我心里暗骂着: 「这个装醉的添福叔, 你本身就是色狼吧!」我看到他和我女友走进公寓 我不敢跟得太紧过了一分钟我才跟进去。 楼梯很暗,我不熟悉,半摸着走上去,到了二楼还没拐弯, 已经听到我女友的声音了很小声, 但很急促: 「不要, 添福叔 你不能这样……」添福叔的声音也很低哑: 「好妹妹, 你就可怜一下我老婆死了……」我从拐弯处偷偷伸个头去看 只见那个添福叔大大的身型把我女友挤在楼梯二楼到三楼之间那梯间的暗角 我女友好像还在挣扎着三楼有个昏黄的灯泡照着, 但添福叔的影子把我女友全遮住了我看不清楚, 只听到「嘶嘶沙沙」的声音好像是衣服磨擦的声音。 我那时凌辱女友的心理还没有现在那么成熟, 只想着女友可能被那添福叔摸弄了那时我和女友还在亲吻和碰碰身体的关系, 还没敢摸她的重要部位所以自己心里想着女友可能被那添福叔隔着裙子摸她的奶子, 便开始脑充血起来鸡巴胀得很痛。 我听到女友有点颤抖的声音: 「添福叔, 不能不能这样……」那酒鬼抱着我女友,她挣扎几下, 变成两人是并排的我这时才靠楼梯昏黄的灯光看到我女友的连衣裙子已经给那个叫添福叔的酒鬼全扯了上去, 扯到腋下的地方整条粉嫩的少女胴体全露了出来。 我脑里立即轰然一声,原来这个添福叔不只是隔着裙子摸她, 还把她的裙子全翻起来我自己也没有对女友这样做过。 细嫩娇好的少女胴体,我从背后看到自己女友胴体上的乳罩和小棉内裤(那时候她还是穿学生那种棉内裤), 我这时心脏快要跳出来心里充满嫉恨,但另一种很兴奋的感觉延遍全身, 所以我不知所措躲在楼梯拐弯处继续偷看。 看着自己娇弱的女友在那酒鬼的拥抱里很可怜地挣扎着, 一种莫名的快感涌向心头我不但没想去救救她, 心里还想叫酒鬼继续凌辱她做一些我自己不敢做的动作。 那个添福叔的粗手果然摸上她滑嫩的背部, 把她乳罩的扣子扯开两下子把她乳罩翻了上去, 虽然我只看着女友的背部但我可以想像到她前面的春光, 所以看得快要喷出鼻血来。 接着那只粗手还向下伸去,把她的棉内裤往下硬扯了下来, 我女友两个白嫩嫩的屁股都露了出来那棉内裤卡在她修长的大腿上, 更显得性感极了。 干!实在是太可恶了!但也实在太令人兴奋了!我女友低声喝住他: 「添福叔, 你太过份了你不能这样……」又是使劲挣扎。 添福叔刚刚用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在脱她的裤子, 给她这么一挣就挣开了,我女友转身往楼梯上跑上一步, 她的连衣裙也滑下来遮住裸体,但可能是她卡在大腿上的内裤妨碍了她, 所以她步子跨不出去添福叔立即从后面拦腰抱着她, 一只手从她裙底下摸了进去弄了几下,我女友突然发出「啊??」一声。 添福叔低声说: 「小霞妹,你不要乱挣扎, 等一下弄得你爸爸妈妈都出来看到你这样你这一世也别想嫁出去。 」我女友果然被他这句话吓唬住,不敢再用力挣扎, 添福叔说: 「这样才乖嘛让添福叔摸你一下, 就给你回家。 」我女友软软任他抱着,任他的手在她裙子里放肆抚弄, 添福叔拉她两手搭放在楼梯的栏杆上然后从她后面把她连衣裙全掀了起来。 我的天啊!我在下面偷看,万万想不到自己追求的女友竟然给这四十几岁的酒鬼这么剥个精光, 因为女友正面朝我这里我能看到她小三角的毛毛和两个开始饱满的乳房, 添福叔从后面一手抓在她的乳房上肆意地摸捏着, 另一手摸着她的小穴。 我这个角度能看到他粗大的手指纯熟地把我女友两片阴唇剥开, 中指就插了进去。 我女友全身都软了,给他那中指戳弄了十几下, 整个小穴都一片汪洋。 添福叔这时还把他自己的裤链拉开,干他娘的!四十几岁还是那么粗壮, 龟头闪闪发亮越显得硕大。 他加快中指在我女友小穴里搅动的速度,弄得她浑身软泡泡的, 手握在栏杆上身子差一点就跪了下去,添福叔把她圆圆的屁股拉一把, 使她的屁股对准了他的大鸡巴然后把那硬棒朝她小穴挺动。 我几乎有点发晕,可爱的女友竟然会在这种楼梯间给这个酒鬼强奸喜欢凌辱女友的那种心情, 把刚才矛盾的心情压抑下去我竟然咬咬牙,没有去帮她解困, 眼巴巴看着添福叔粗大的腰往她屁股上挤压上去。 添福叔自己「呵」一声,我女友给他这一撞力震得全身抖颤, 两个开始丰满的奶子抖晃了几下。 我看得差一点喷出鼻血来,干你妈的臭屄!真的把我女友干了, 她那珍贵的处女身竟然给这酒鬼邻居破瓜了!一阵阵醋意、昏昡、兴奋全涌在心头, 我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瓶很激动,那添福叔骑在我女友身后干她的情景一定毕生难忘。 哎,算了!女友被别人奸淫也是自己喜欢凌辱女友的过错, 不能怪责任何人还是继续看下去吧!我以为这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会抽插几十下, 想不到他两下子就搂着我女友的纤腰不放我看着一团精液从她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刚好流在挂在大腿上的内裤上。 他竟然早泄了,我以前听过酒鬼会性无能,原是真的!添福叔自己也很失望地停下手来, 把他那软趴趴的小鸡巴「扶」进他的裤子里慌张地左右看看, 说: 「对不起了小霞妹,下次再帮你开苞, 再见……」说完就匆匆走上四楼。 我女友这才站直身子,让连衣裙垂下来, 遮住赤条条的身子还把那件沾满了精液的内裤勉强拉上去, 然后就走上去三楼按门铃。 这时我才舒了一口气,匆匆离开那公寓,离开时才觉得自己的裤子也有点潮湿, 可能刚才看得太兴奋的缘故吧!我回到宿舍时 心里总是想着女友刚才给添福叔调戏而且把她衣服剥光骑着她的一幕 不能自禁地打起手枪来。 之后问起女友,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添福叔醉酒后总爱搭着她的肩, 有时还对她毛手毛脚听她这样一说,我又兴奋许久。 这个添福叔其实帮我不少忙,自从那次女友被她凌辱之后, 她对我的要求也松很多肯让我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摸她的奶子、屁股和小穴, 后来当然难免让我把她弄上床把她干得欲生欲死。 我最最想不到的是,和她第一次做爱时,竟然还落红呢, 原来那次添福叔根本没有得嚐真个滋味就全泄了 哇哈哈!。